日落十三行

十八世纪,欧洲国家掀起了一股“中国风”,乾隆二十二年(1757)限定广州一口贸易,其余诸通商口岸皆关闭。广州十三行是清政府特许经营对外贸易的专业商行,因为外贸垄断的关系,大量的财富汇集到广州十三行,人称?“金山珠海,天子南库。”

1792年广州出口货物图表(节选) 摄于广州十三行博物馆

1792年广州出口货物图表(节选)
摄于广州十三行博物馆

从上图可以看到,1792年,仅东印度一家便有约450万两白银的贸易出口总值。中国的茶叶、生丝、布匹、瓷器,风靡了整个欧洲,清廷对此乐见其成,因为粤海关每年的税收是清政府国库的重要来源。

在十三行鼎盛时期,行商人才辈出,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怡和行的伍秉鉴。伍家的怡和行是由伍家老爷伍国莹所创办,嘉庆六年(1801)其子伍秉鉴接手。依靠过硬的茶叶品质以及伍秉鉴的个人信誉,以一口广东英语,游走于外商之间。在外国商人心中,不苟言笑的伍秉鉴精明而智慧,而印有Houqua(浩官,伍家商号)字样的茶叶,便是质量最好的保证。伍秉鉴的财富急剧积累,甚至富可敌国。嘉庆十八年(1813),伍秉鉴担任十三行行首。道光十四年(1834年),伍秉鉴的私人资产已达2600万银元,这样的财富积累已经是当时的世界首富。

伍秉鉴画像

伍秉鉴画像

行商虽然富有,却在清政府和外商的夹缝中存活。清政府为了加强管理,形成了十三行制度,从而达到“以官制商、以商制夷”的目的。其中仅“保商制度”一项便责任重大,广州行商必须为外商作担保,负有向外国商船征收税饷、管理外国商船人员的职责,如果所保的商船人员犯事,行商有连坐罪。

 

在清朝的官员看来,十三行的行商们就是待宰肥羊。自1788年到1820年,以皇帝万寿、廓尔喀军需、川陕剿匪、河南剿匪、黄河河工等名目,行商们共捐银350余万两,更有赈灾和广州官员的各类勒索敲诈,可谓是只要起个名目,便有白花花几万两白银入账。

时值道光年间,行商每况愈下,许多行商流动资金出现匮乏,向外商举债借贷,许多商行就此倒闭。1829年,四大行商之一的的广利行更是举债近150万两。既要还清官府的税饷,又要还外商高利贷欠款,等待他们的往往只有破产。而破产的行商命运都非常悲惨,抄家、下狱、发配伊犁充军者比比皆是。而破产行商没有偿还的债务,由十三行行商共同偿还。

行商破产统计

行商破产统计

清乾隆  粉彩十三行潘趣酒碗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

清乾隆 粉彩十三行潘趣酒碗
上海观复博物馆藏

广州十三行油画 香港艺术博物馆藏

广州十三行油画
香港艺术博物馆藏

真正压垮十三行行商的标志性事件便是鸦片战争。鸦片战争战败后,道光二十一年(1841),英军兵临广州城下,广州官员派伍秉鉴之子伍绍荣前去谈判,最后签订《广州条约》,以600万银元的代价换取英军退兵,其中伍家赔偿110万。伍秉鉴在与J·P·Cushing的通信中写到:若不是年纪太大,经不起漂洋过海的折腾,我实在十分想移居美利坚。

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更何况国难当头,伍家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。道光二十二年(1842)8月29日,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第一个不平等条约《南京条约》,两千一百万银元的赔偿,开五口通商,从此十三行结束了整整85年的垄断,可谓是日落十三行。当然,在这次赔款中,伍家负担了一百万赔偿。

大清的统治摇摇欲坠,谁都知道十三行的好日子到头了。道光二十三年(1843)九月,曾经的世界首富伍秉鉴离世,终年74岁。。。

11111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  • 日落十三行已关闭评论
  • 22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18年11月14日  所属分类:社会教育